人氣

【衛青】衛青簡介_衛青與平陽公主

衛青

人物簡介   衛青(?-前106年),字仲卿,官拜大司馬、大將軍,封爵長平侯,是西漢著名將領,亦是皇后衛子夫的弟弟。衛青首次出征是奇襲龍城,揭開漢匈戰爭漢朝反敗為勝的序幕,曾七戰七勝,收復河朔、河套地區,擊破單于,為北部疆域的開拓做出重大貢獻。衛青善于以戰養戰,用兵敢于深入,為將號令嚴明,對將士愛護有恩,對同僚大度有禮,位極人臣而不立私威。

人物生平
  悲慘童年
  衛青的母親被稱為衛媼(衛媼是否為其夫家姓存在爭議)。與其夫生有一男三女:長子(衛長君)即衛長子,長女衛孺(《漢書》作衛君孺,《史記》作衛孺)、次女衛少兒、三女衛子夫。后衛媼與來平陽侯家中做事的縣吏鄭季私通,生了衛青。因生活艱苦,衛青被送到親生父親鄭季的家里。但鄭季卻讓衛青放羊,鄭家的兒子也沒把衛青看成兄弟,當成奴仆畜生一樣虐待。衛青稍大一點后,不愿再受鄭家的奴役,便回到母親身邊,做了平陽公主的騎奴。
  有一次,衛青跟隨別人來到甘泉宮,一位囚徒看到他的相貌后說:“這是貴人的面相啊,官至封侯。”衛青笑道:“我身為人奴之子,只求免遭笞罵,已是萬幸,哪里談得上立功封侯呢?”
  因禍得福
  建元二年(前139年)春,衛青的三姐衛子夫被灞上掃墓做客平陽府的漢武帝看中。
  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入宮后被冷落了一年多的衛子夫再次獲幸有了身孕,引起了陳皇后的嫉妒。其母館陶公主派人捉了正在建章(后為建章宮)當差的衛青,意圖殺害。同僚公孫敖聽到消息后率人趕去救下衛青。漢武帝得知此事,大為憤怒,立刻任命衛青為建章監、侍中,封衛子夫為夫人,衛長君為侍中。數日間連續賞賜衛青,多達千金。衛孺嫁給了太仆公孫賀,衛少兒嫁給了陳平的后人詹事陳掌。公孫敖也因此顯貴。衛青后又被任命為太中大夫,俸祿千石,掌管朝政議論
  公元前138年到前129年近十年間,衛青作為建章監和侍中,跟隨皇帝左右,和他一起聽聞朝政,后又成為太中大夫,足見其才干深得武帝信任,為后來七征匈奴,甚至任大司馬大將軍為內朝參決政事、秉掌樞機打下良好基礎。
  戎馬生涯
  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匈奴興兵南下直指上谷(今河北省懷來縣)。漢武帝任命衛青為車騎將軍,率領一萬騎兵,迎擊匈奴。漢武帝分派四路出擊。車騎將軍衛青出上谷,騎將軍公孫敖從代郡(治代縣,今山西大同、河北蔚縣一帶),輕車將軍公孫賀從云中(今內蒙古托克托東北),驍騎將軍李廣從雁門出兵。四路將領各率一萬騎兵。
  衛青首次出征,果敢冷靜,深入險境,直搗匈奴祭天圣地龍城,首虜700人,取得勝利。另外三路,兩路失敗,一路無功而還。漢武帝看到只有衛青勝利凱旋,封衛青為關內侯。龍城之戰是自漢初以來對戰匈奴的首次勝利,為以后漢朝的進一步反擊打下了良好的人心基礎。
  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秋,衛青為車騎將軍出雁門,領三萬騎兵,長驅而進斬首虜數千人。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匈奴大舉入侵上谷、漁陽,先攻破遼西,殺死遼西太守,又打敗漁陽守將韓安國,劫掠百姓兩千多人。武帝派李息從代郡出擊,衛青率大軍進攻匈奴盤踞的河南地(黃河河套地區),采用“迂回側擊”的戰術,西繞到匈奴軍的后方,迅速攻占高闕(今內蒙古杭錦后旗),切斷了駐守河南地的匈奴白羊王、樓煩王同單于王庭的聯系。而后,衛青又率精騎,飛兵南下,進到隴縣西,形成了對白羊王、樓煩王的包圍。漢軍活捉敵兵數千人,奪取牲畜數百萬之多,控制了河套地區。
  因這一帶水草肥美,形勢險要,武帝在此修筑朔方城,設朔方郡、五原郡,從內地遷徙十萬人到那里定居,還修復了秦時蒙恬所筑的邊塞和沿河的防御工事。解除了匈奴騎兵對長安的直接威脅,也建立起了進一步反擊匈奴的前方基地。
  此仗漢軍全甲兵而還,衛青立有大功,被封為長平侯,食邑3800戶。蘇建、張次公以校尉從衛將軍有功,封平陵侯、岸頭侯。
  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夏,數萬騎兵攻代郡,殺太守共友,擄掠千余人。同年秋季入雁門,殺掠千余人。元朔四年(前125年)匈奴又使各三萬騎攻入代郡、定襄、上郡。
  元朔五年(公元前124)春,朝廷命令車騎將軍衛青率領三萬騎兵,從高闕出兵;命令衛尉蘇建做游擊將軍,左內史李沮當強弩將軍,太仆公孫賀當騎將軍,代國之相李蔡當輕車將軍,他們都隸屬車騎將軍衛青,一同從朔方出兵;朝廷又命令大行李息、岸頭侯張次公為將軍,從右北平出兵。他們全都去攻打匈奴。匈奴右賢王正對著衛青等人的大兵,以為漢朝軍隊不能到達這里,便喝起酒來。晚上,漢軍來到,包圍了右賢王;右賢王大驚,連夜逃跑,獨自同他的一個愛妾和幾百個精壯的騎兵,急馳突圍,向北而去。輕騎校尉郭成等追趕了幾百里,沒有追上。漢軍俘虜右賢王的小王十余人,男女1.5萬余人,牲畜達千百萬頭。
  漢武帝接到戰報,派特使捧著印信,到軍中拜衛青為大將軍,加封食邑6000戶(漢書8700戶),所有將領歸他指揮。衛青的三個兒子被漢武帝封為列侯。長子衛伉為宜春侯,次子衛不疑為陰安侯,幼子衛登為發干侯,均食邑1300戶。漢武帝隨后又封賞了隨從衛青作戰的公孫敖、韓說、公孫賀、李蔡、李朔、趙不虞、公孫戎奴、李沮、李息、豆如意等。
  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春、夏,衛青為大將軍兩次領十萬騎兵出擊匈奴。殲敵過萬。
  二月,以公孫敖為中將軍,公孫賀為左將軍,趙信為前將軍,蘇建為右將軍,李廣為后將軍,李沮為強弩將軍,分領六路大軍,統歸大將軍衛青指揮,浩浩蕩蕩,從定襄出發,北進數百里。衛青派嫖姚校尉霍去病獨自領八百騎兵,在大漠奔馳數百里,打擊匈奴?;羧ゲ財?028人,殺匈奴單于祖父,俘虜單于的國相及叔叔,封冠軍侯。戰后全軍返回定襄休整,一個月后再次出塞,斬獲匈奴軍一萬多人。大將軍賞千金不益封。校尉張騫封博望侯。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春,漢武帝以十四萬匹戰馬及五十萬步卒作為后勤補給兵團,授與衛青與霍去病各率領五萬騎兵,步兵和運輸物資的軍隊十萬余,兵分兩路,跨漠長征出擊匈奴。
  漢軍原計劃由霍去病先選精兵攻擊單于主力,衛青打擊左賢王。后從俘獲的匈奴兵口中得知伊稚斜單于在東方,兩軍對調出塞線路,霍去病東出代郡,衛青西出定襄。
  而衛青大軍出塞一千多里,卻與匈奴單于主力遭遇。衛青命前將軍李廣和右將軍趙食其兩軍合并,從右翼進行包抄。自率左將軍公孫賀、后將軍曹襄從正面對抗單于主力。衛青下令讓武剛車排成環形營壘,又命五千騎兵縱馬奔馳,抵擋匈奴。匈奴也有大約一萬騎兵奔馳而來。恰巧太陽將落,刮起大風,沙石打在人們的臉上,兩軍都無法看見對方,漢軍又命左右兩翼急馳向前,包抄單于。單于看到漢朝軍隊很多,而且戰士和戰馬還很強大,若是交戰,對匈奴不利。因此,在傍晚時單于就乘著六頭騾子拉的車子,同大約幾百名壯健的騎兵,徑直沖開漢軍包圍圈,向西北奔馳而去。這時,天已黃昏,漢朝軍隊和匈奴人相互扭打,殺傷人數大致相同。漢軍左校尉捕到匈奴俘虜,說單于在天未黑時已離去,于是漢軍派出輕騎兵連夜追擊,大將軍的軍隊也跟隨其后。匈奴的兵士四散奔逃。直到天快亮時,漢軍已行走二百余里,未追到單于,俘獲和斬殺敵兵一萬九千余人,到達了窴顏山趙信城,獲得匈奴積存的糧食以供軍隊食用。漢軍留住一日而回,把城中剩余的糧食全部燒掉才歸來。大軍回營時才遇到迷路失期未來支援的李廣趙食其部。
  漠北之戰擊潰了匈奴在漠南的主力,逐漸向西北遷徙,十幾年內再無南下之力。而漢軍損失也很大,出征的14萬馬匹僅三萬余匹返回。
  漢武帝為表彰衛青、霍去病的戰功,特加封他們為大司馬,得以管理日常的軍事行政事務,以代太尉之職。
  封邑萬戶
  衛青受封長平侯,后又經兩次益封,按《史記》記載其所得封邑總共有一萬六千七百戶,《漢書》則有為二萬二百戶及三萬戶的不同記載。
  病逝追封
  元封五年(前106年),衛青病逝,漢武帝為紀念他的彪炳戰功,在茂陵東北修建了一座陰山形狀的墓冢,“起冢象廬山”。謚號為“烈”,取《謚法》“以武立功,秉德尊業曰烈”之意。
 
衛青與平陽公主
  《漢書》記公主與曹時離異再嫁衛青,在嫁給衛青后,《史記》對平陽公主的記載從“公主”變成了“長公主”,也許這正是漢武帝劉徹對姐姐婚姻家庭不幸的一種補償。從《史記》所述的“三子為侯”推斷,公主與大將軍衛青成婚的時間至少在元朔五年(前124年)后。
  前106年,衛青逝世,與公主合葬。但也有一種說法,平陽公主與衛青的婚姻也沒有撐過十年,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衛青病逝。衛青長子衛伉因平陽長公主的關系,繼承了長平侯爵位。 按《漢書》記載,平陽公主主動要求與衛青合葬,兩人誰先逝世,平陽公主的死因已不可考。西漢的合葬制是不同墓,據現在考證,平陽公主的墓冢在衛青的廬山冢東側處1300米,當地人稱‘羊頭冢’。
 
衛青霍去病
  衛氏一門顯赫后,京城中有歌謠說:生男無喜,生女無怨,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意思是說衛氏一門的顯貴全靠了衛皇后。其實不然,衛青、霍去病卻都是因為軍功封侯,出生入死,浴血奮戰,為國家做出了重大貢獻。正因為如此,后來衛皇后失寵,二人在朝廷的地位也絲毫未受影響。
  漠北大戰后,在“無功不得封侯”的漢代,追求軍功的部下紛紛離開不再出征的衛青轉投霍去病門下,而且經常得到官爵,只任安未去。有人依此推斷衛霍二人感情不好,但從霍去病請立三子封王而維護太子劉據地位可以看出他和衛青的政治立場是一致的,從李敢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出霍去病與衛青依然親厚。
  漠北大戰時,李廣因喪失了立功封侯的最后機會,以及迷路的過失將會受到軍事處罰,一怒之下拔刀自盡。一年后,繼其父李廣之職成為郎中令的李敢怨恨衛青,刺傷了大將軍。衛青沒有追究這件事,霍去病知道后,射殺了李敢為舅舅報仇。至于那些轉投到霍去病門下的人,這是人之常情,而是否能得到官爵,這并不是衛霍二人決定的,而是因為當時賞罰分明的軍功制度。但是霍去病與舅舅衛青的關系深厚。
 
衛青墓
  衛青墓的封土為二層臺覆斗形,是茂陵陪葬重臣中最大的一座,墓底部東邊長113.5米,南長約90米,北長72.6米,西長107.2米,高約25.5米,頂部南北15、東西6米;高25.5米;占地面積 8064.55平方米,體積94412立方米。西北角凹進一部分,而西南角凸出一部分,遙望如一小山,南面坡陡,北面坡長緩,中腰有平臺。(資料來自《茂陵考古調查、勘探簡報》
  現存的這塊墓碑,是清朝時立的,立碑人名叫畢沅(續《資治通鑒》的作者),是當時的地方長官(碑上署名兵部侍郎陜西巡撫督察院副右都御史畢沅)。衛青墓碑上的字是“漢大將軍大司馬長平侯衛公青墓”十四個字。
 
歷史評價
  伍被:臣所善黃義,從大將軍擊匈奴,言大將軍遇士大夫以禮,與士卒有恩,眾皆樂為用。騎上下山如飛,材力絕人如此,數將習兵,未易當也。及謁者曹梁使長安來,言大將軍號令明,當敵勇,常為士卒先;須士卒休,乃舍;穿井得水,乃敢飲;軍罷,士卒已逾河,乃度?;侍笏n金錢,盡以賞賜。雖古名將不過也。
  蘇建:吾嘗責大將軍至尊重,而天下之賢大夫毋稱焉,原將軍觀古名將所招選擇賢者,勉之哉。
  何武:虞有宮之奇,晉獻不寐;衛青在位,淮南寢謀。故賢人立朝,折沖厭難,勝於亡形。
  揚雄:使衛青、霍去病操兵,前后十余年,于是浮西河、絕大幕,破寘顏,襲王庭,窮極其地,追奔逐北,封狼居胥山,禪于姑衍,以臨瀚海,匈奴震怖,益求和親,然而未肯稱臣也。
  班固:長平桓桓,上將之元,薄伐獫允,恢我朔邊,戎車七征,沖輣閑閑,合圍單于,北登闐顏。
  曹彰:丈夫一為衛、霍,將十萬騎馳沙漠,驅戎狄,立功建號耳。
  楊素:冠軍臨瀚海,長平翼大風。 云橫虎落陣,氣抱龍城虹。 橫行萬里外,胡運百年窮。 兵寢星芒落,戰解月輪空。 嚴刁息夜斗,辛角罷鳴弓。 北風嘶朔馬,胡霜切塞鴻。
  李世民:有隋災亂,憑陵轉甚,疆場之萌,曾無寧歲。朕韜干鑄戟,務在存養。自去歲迄今,降款相繼,不勞衛霍之將,無待賈晁之略,單于稽首,交臂藁街,名王面縛。歸身夷邸,襁負而至,前后不絕。
  司馬貞:君子豹變,貴賤何常。青本奴虜,忽升戎行。姊配皇極,身尚平陽。寵榮斯僭,取亂彝章。
  蘇洵:漢之衛、霍、趙充國,唐之李靖、李勣,賢將也。漢之韓信、黥布、彭越,唐之薛萬徹、侯君集、盛彥師,才將也。
  何去非:昔者,漢武之有事于匈奴也,其世家宿將交于塞下。而衛青起于賤隸,去病奮于驕童,轉戰萬里,無向不克,聲威功烈震于天下,雖古之名將無以過之。二人者之能,豈出于素習耶?亦天之所資也。
  李惟清:臣聞漢有衛青、霍去病,唐有郭子儀、李晟,西北望而畏之。
  陳元靚:天生將材,社稷之衛。侯以勛封,名因位貴。萬乘是賴,四夷所畏。千載凜然,而有生氣。
  黃震:凡看衛霍傳,須合李廣看。衛霍深入二千里,聲振華夷,今看其傳,不值一錢。李廣每戰輒北,困躓終身,今看其傳,英風如在。史氏抑揚予奪之妙,豈常手可望哉?
  黃淳耀:太史公以孤憤之故,敘廣不啻出口,而傳衛青若不值一錢,然隨文讀之,廣與青之優劣終不掩。
  陳仁錫:太史極不滿于開邊生事,恩幸濫寵,而衛霍二將卻正坐此,故篇中屢有微言。然白登之圍,天驕之橫,向非衛、霍兩將軍,終漢之世邊境無寧日矣。衛霍之功安可以外戚沒乎?且衛霍縱能以外戚貴,寧能以外戚勝乎?使帝以外戚之嫌裁減封爵,何以競才之用,何以為武帝乎?傳中屢以“皇后”為言,何其淺也。須知武帝不獨以戚貴青,青亦不獨以戚呈身。
  王世貞:余嘗怪漢武帝時,下朝鮮,埽滇越,席卷甌、閩、南三越,不旋踵而若承蜩然。其最難者匈奴耳,而大將軍、驃騎將軍以輕騎絕大漠,數得志焉。此豈盡出天幸,不至乏絕哉?而太史公傳,自鹵獲封戶外,略而不具載。意其人以文章高天下,怏怏奇數,不欲令武士見長耳。及讀至帝欲以孫、吳兵法教驃騎,不肯受,曰:‘不至學古兵法,顧方略何如。’夫然后而知驃騎將軍、大將軍之微也。彼故長于技而短于法,即不盡出天幸,于后世何所見焉。
  曾國藩:有為者不宜復以資地限之。衛青人奴,拜將封侯,身尚貴主。此何等時,又可以尋常行墨困奇倔男子乎!
  蔡東藩:衛青之屢次立功,具有天幸,而霍去病亦如之。六師無功,去病獨能戰捷,梟虜侯,擒虜目,斬虜首至二千余級,雖曰人事,豈非天命!漢武諸將,首推衛霍,一舅一甥,其出身相同,其立功又同,亦漢史中之一奇也。
  《左羽林大將軍臧公神道碑》:故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平章事韓國公張府君,年位不侔,志業相許,引之入幕。辟以論兵,抗禮肅庭,握手密坐,嘗謂 人曰:“此子才經文武,氣藎華夷,逸翮將摶,巨鱗必縱,雖趙有李牧,漢有衛青,練彼朔方,剿于獯虜,無以居其右也。”由是聲聞于天,威震于朔,凡欲追討,皆籍率先。
分享
騰訊微博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
篮球比分大师 江苏11选五专家推荐号码 天津时时彩多久开一期 北京快乐8基本走势图 股票*走势图平台 姚记棋牌158 甘肃快三预测 时时乐餐厅是自助吗 一波中特最准网址 欢乐真人麻将全部 上海时时乐万能两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