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

【岳飛】岳飛簡介_岳飛滿江紅

岳飛

人物簡介   岳飛(1103-1142),別名岳鵬舉、岳王爺、岳武穆,著名軍事家、戰略家、抗金英雄,南宋中興四將之首。岳飛在職期間剿除李成、曹成等幾大游寇勢力;收復襄陽六郡,積極整頓防務,恢復生產;平定楊么之亂;連結河朔,積極與義軍聯絡抗金;率軍轉戰江南,收復重鎮建康 。除了軍事才能外,岳飛亦在文學上有所表現,代表作有《滿江紅·怒發沖冠》、《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鳴》等。公元1142年,岳飛在大理寺獄中被殺害,時年39歲,謚號武穆、忠武,封鄂王。

人物生平
  三次投戎
  公元1103年(北宋崇寧二年),岳飛出生于河北西路相州湯陰縣(今河南安陽湯陰縣) 的一個普通農家。 傳說岳飛出生時,有大禽若鵠,飛鳴室上,故父母給他取名飛,字鵬舉。
  少年岳飛,為人沉厚寡言,常負氣節。喜讀《左氏春秋》、《孫吳兵法》等書。曾拜周同(《說岳全傳》等改為“周侗”)為師,學習騎射,能左右開弓。不久周同病故,岳飛每逢初一、十五,都親到墳上祭奠。飛之后又拜陳廣為師,學習刀槍之法,武藝“一縣無敵”。岳飛生有神力,不滿20歲時就能挽弓三百宋斤,開腰弩八石,“時人奇之”。
  1122年(宣和四年),童貫、蔡攸兵敗于契丹,河北宣撫司官員劉韐于真定府(今河北正定縣)招募“敢戰士”以御遼(一說是為征遼)。岳飛應募,經過選拔,被任命為“敢戰士”中的一名分隊長。20歲的岳飛自此開始了他的軍戎生活。賊寇陶俊、賈進在相州作亂,岳飛請命前去除害。岳飛表現突出,帶領百騎騎兵,用伏兵之計,生擒二賊以歸。
  這年岳飛的父親岳和病故,飛辭別劉韐,離開軍隊,趕回湯陰為父親守孝。宣和六年,河北等路發生水災,岳家生計艱難,岳飛為了謀生,又到河東路平定軍(今山西平定縣)投戎,被擢為偏校。
  1125年(宣和七年),金滅遼之后,便大舉南侵攻宋。宋徽宗禪位于長子趙桓,即欽宗,次年改元靖康。東路金軍渡過黃河包圍開封,宋欽宗用李綱守衛京城,但最終還是選擇求和,供奉了大批金銀,許割太原等三鎮與金。
  1126年(靖康元年),欽宗反悔割地,兩路金軍于攻破太原后會合,二次南下圍困開封。欽宗在求和的同時使人送蠟書命康王趙構為河北兵馬大元帥,征召各路兵馬以備勤王。在相州城里,武翼大夫劉浩負責招募義士,收編潰兵。從平定軍突圍回到家鄉的岳飛目睹了金人入侵后人民慘遭殺戮、奴役的情形,心中憤慨,意欲投軍,又擔憂老母年邁,妻兒力弱,在兵亂中難保安全。岳母姚氏是位深明大義的婦女,積極勉勵岳飛“從戎報國”,還為岳飛后背刺上“盡忠報國(后世演義為‘精忠報國’)”四字為訓。岳飛牢記母親教誨,忍痛別過親人,投身抗金前線。
  初露崢嶸
  北宋靖康元年冬,康王趙構到相州,于臘月初一日開河北兵馬大元帥府,岳飛隨同劉浩所部一起劃歸大元帥府統轄。劉浩為元帥府前軍統制,趙構命他南趨濬州(今河南??h西北)、滑州方向以作馳援開封的疑兵,自己則率領元帥府主力北上大名府。
  岳飛奉劉浩的命令,帶一支三百人的騎兵小隊往李固渡進行偵察,在侍御林與金兵遭遇,飛殺死敵將,擊退金軍。在滑州南的遭遇戰中,岳飛奮勇當先,又以百騎殺敗金軍。兩次小戰,岳飛的勇敢和武藝便得到顯露。
  劉浩軍至濬州渡黃河受阻,只得追隨元帥府人馬北上。這時副元帥宗澤也趕到大名,趙構不納宗澤全力營救開封之言,與汪伯彥等又繼續向東平轉移,只與宗澤一萬人馬往援開封。岳飛隨劉浩部隸屬宗澤,這是他初次成為宗澤的部將。澤率部眾進軍開德府(今河南濮陽),與金軍十三戰,每戰皆捷。岳飛英勇奮戰,以軍功遷為修武郎。
  1127年(靖康二年)二月,岳飛隨軍轉戰曹州,他揮動雙锏,身先士卒,直貫敵陣。宋軍以白刃近戰打敗金軍,追奔數十里。岳飛因功遷武翼郎。劉浩的兩千兵馬進駐廣濟軍定陶縣的柏林鎮后,元帥府又命他改隸黃潛善,不再讓宗澤指揮此軍。這時黃潛善掌握著三萬六千人馬,卻只知保存實力,按兵不動,使只有二萬五千人的宗澤陷入孤軍奮戰的境地。宗澤雖取得了一些勝利,隊伍卻也有不少損耗,難以傷及金軍元氣。
  是年四月,金軍從已被洗劫一空的汴京城撤出,滿載著金帛、珍寶北上,徽宗、欽宗二帝和皇室成員、機要大臣、百工等三千余人都做了俘虜。北宋就此滅亡,史稱“靖康之恥”。
  五月初一,康王趙構在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是為南宋高宗,改元建炎。趙構雖起用了抗戰派名臣李綱為左相,但仍舊對投降派黃潛善、汪伯彥等人頗為器重。趙構采取黃潛善等避戰南遷的政策,預備南行“巡幸”,欲退避到長安、襄陽、揚州等地。時年25歲的岳飛得知這個消息,不顧自己官卑職低,披肝瀝膽,向宋高宗趙構“上書數千言”,其略云:
  陛下已登大寶,社稷有主,已足伐敵之謀。而勤王之師日集,彼方謂吾素弱,宜乘其怠擊之。黃潛善、汪伯彥輩不能承圣意恢復,奉車駕日益南,恐不足系中原之望。臣愿陛下乘敵穴未固,親率六軍北渡,則將士作氣,中原可復。
  然而,他的耿耿丹心只換得“小臣越職,非所宜言”八字批語,并且被革除軍職、軍籍,逐出軍營。
  岳飛的抗金決心并未因此動搖。1127年(南宋建炎元年)八月,岳飛渡河北上,奔赴抗金前線——北京大名府,在這里經過河北西路招撫使干辦公事趙九齡推薦,會見了當時“聲滿河朔”,正多方收攬英才抗金的招撫使張所。這是他第四次從軍。張所知悉岳飛的遭遇后,十分同情,便留他在“帳前使喚”。由于岳飛的非凡見識、高超武藝,張所終于決定破格提拔他。先是“以白身借補修武郎”,繼而又升為統領,后又升為統制,分隸于名將王彥部下。
  然而高宗、黃、汪等為了向金人乞和,有意打壓朝中的抗金力量:先是堅決主張抗金的李綱被罷相,繼而張所也因從前曾彈劾黃潛善而遭貶謫發配嶺南,最終死于貶途。被張所派去收復衛州等地的王彥、岳飛一軍,也因河北西路招撫司的撤銷而成為孤軍。
  王彥駐軍衛州新鄉縣的石門山,為集結金軍所包圍,因此謹慎出戰。岳飛有些年少氣盛,責備王彥膽怯:“二帝蒙塵,賊據河朔,臣子當開道以迎乘輿。今不速戰,而更觀望,豈真欲附賊耶!”率領部下擅自出戰,攻占新鄉縣。金軍誤以為王彥、岳飛軍是宋軍主力,于是抽調各路人馬,云集新鄉,準備與宋軍決戰。王、岳軍僅七千人,被金軍圍困,在突圍中潰散了。岳飛與王彥不和,自率部轉戰太行山區,其間曾多次襲擊金軍,生擒金將拓跋耶烏,刺死敵酋黑風大王,迫使金人暫時退卻。
  再歸宗澤
  李綱罷相后,東京開封府的留守宗澤就事實上成為抗金的中心人物。宗澤和北方的民間自發抗金武裝建立了廣泛的聯系,收編了號稱百萬人的大軍,積儲了足供半年食用的糧草。澤委任王彥為“制置兩河軍事”,王彥便派人命岳飛所部“赴榮河把隘”。岳飛和王彥難以共事,便決定率領部伍南下東京開封府,再次接受宗澤的領導。宗澤珍惜岳飛的才干,體諒他的愛國之心,原諒了岳飛的違反軍紀(指率隊離王彥之事),留在營中聽候差遣。
  十二月(1128年1月),金軍大舉南侵,進犯孟州汜水關。宗澤即派岳飛為踏白使,讓他率領五百騎兵前往偵察。岳飛在汜水關一帶擊敗金軍,凱旋后,即被宗澤任命為統領,不久又提升為統制。
  建炎元年冬到二年(1128年)春,金國分兵三路全軍出動,在東京開封府所屬及其毗鄰的州縣,宋金兩軍進行了劇烈的拉鋸戰。宗澤坐鎮東京留守司,雖四面受敵,仍從容地調度軍隊,部署戰斗,使金軍無力攻下開封。正月里,開封市民甚至一如往時張燈結彩。岳飛在滑州城附近的胙城縣、黑龍潭、官橋等地作戰,均表現突出,頗有戰功。一日宗澤招見岳飛并授以用兵作戰陣圖,且說:“爾勇智材藝,雖古良將不能過。然好野戰,非古法,今為偏裨尚可,他日為大將,此非萬全計也。”飛回答:“兵家之要,在于出奇,不可測識,始能取勝。陣而后戰,兵法之常,運用之妙,存乎一心。”這番話終于使宗澤點頭稱是。
  建炎二年四月以后,天氣開始炎熱,金軍撤退,宗澤準備北伐。王彥的八字軍奉宗澤之命移屯滑州。五馬山的首領馬擴也攜帶信王趙榛的信前來東京留守司。宗澤和王、馬等人共同制訂了北伐的計劃。這年六月止,宗澤上陳述恢復大計的奏章達24次,但始終沒有取得高宗的支持。年近古稀的宗澤再也支持不住,背疽發作,于七月初一含恨離世,臨終前仍然高呼:“過河!過河!過河!”
  開封棄守
  宗澤死后,杜充繼任東京留守。其人“性殘忍好殺,而短于謀略[62] ”,置宗澤生前的計劃于不顧,北伐終告夭折。
  1128年(建炎二年)八月,金軍再次南侵。一次,岳飛奉命駐守竹蘆渡,用疑兵之計打敗金軍,因功轉武功郎。
  1129年(建炎三年)正月,岳飛奉東京留守司的命令從守衛北宋皇陵的駐地西京河南府返回開封。杜充出于排斥異己的動機,命飛向守城將領張用、王善襲擊。時王善駐扎城東,張用駐扎城南,岳飛、桑仲、李寶諸人駐扎城西,均負有守衛京師重任。飛不愿自相殘殺,婉言推辭,但杜充以軍法問斬相威脅,勒令飛出兵。飛有以往擅自脫離王彥的教訓,無法抗命,只能出戰,南薰門之戰,以八百人擊退張、王部數萬人,以功升武經大夫。杜充又派馬皋等繼續追擊張、王部,卻被打敗。王善攻打淮寧,張用不從,引軍離去,自此成為游寇,后終被岳飛收降。自春至夏,飛隨陳淬多次與王善作戰,王善率部東流西竄,最后降金。飛因多次戰功先后轉武略、武德大夫,授英州刺史。
  上年八月開始南侵的金軍,于是年正月又先后攻下徐州、淮陽、泗州,進襲揚州。二月初三日,南遷揚州的宋高宗得到金軍攻陷天長軍(安徽天長)的消息,驚慌失措,落荒逃至杭州。五月,苗劉兵變被鎮壓后,高宗移駕建康。就在高宗移駕建康時,杜充借“勤王”之名,行脫離危險之實,準備離開開封,前往建康。
  岳飛于六月下旬剛回軍開封,就接到杜充南撤的命令。飛向充苦諫:“中原地尺寸不可棄,今一舉足,此地非我有,他日欲復取之,非捐數十萬眾不可得也。”充不聽。飛無奈,只得率軍隨之南下。開封隨后于次年二月陷落。
  收復建康
  高宗對杜充放棄開封的舉動不加責罰,反而還命他負責長江防務,升任右相。高宗在建康稍事逗留,就又返回杭州,并派使臣杜時亮向金營呈送《致元帥書》。
  屈辱的書信,并未取得金人的憐憫。1129年秋,金軍又兵分多路向南進犯。完顏撻懶(漢名昌)領軍進攻淮南,完顏兀術(漢名宗弼)則領軍直接進攻江南,直搗趙構所在的臨安(杭州),只圖一舉滅亡南宋,占領整個宋朝領土。
  十一月初,兀術占領長江北岸和縣。金軍沿長江北岸東進,與李成合攻烏江,離建康不到百里。杜充向朝廷上報“督師詣采石防守”,卻深居簡出不做準備。岳飛入杜充寢閣,苦勸再三至于流涕,但也無濟于事。
  聽到金軍渡江的消息后,杜充才派都統制陳淬率岳飛、戚方等將官統兵二萬奔赴馬家渡,又派王[王燮]的一萬三千人策應。陳淬率軍力戰,飛率右軍和金國漢軍萬夫長對陣,王[王燮]卻不戰而逃,陳淬戰死,諸將皆潰,飛苦戰無援,整軍退屯建康東北的鐘山。杜充又棄建康,逃往真州,不久降金。建康失陷。
  馬家渡之戰后,岳飛決定脫離杜充,獨自轉戰后方。[86] 時岳飛的部下有叛逃者,飛向他們慷慨陳詞,士卒皆被感動,愿隨飛作戰。杜充投敵,宋軍紛紛潰散。潰軍中一些北方將領不愿再戰,欲推舉岳飛為主帥,一同投金。岳飛假意應允,乘其不備,帶親信數人與之相斗,一連擊敗數十人;飛又對眾軍嚴肅訓誡了一番,眾皆心悅誠服,軍心遂定。
  兀術占領建康府后,親率主力追趕宋高宗。高宗由越州逃向明州,隨后又從明州乘船,逃到海上避難。
  完顏兀術由建康進軍,接連攻下溧水、廣德、安吉、湖州,直取杭州,岳飛則領軍在其后方,伺機給予痛擊。岳飛遣劉經率兵千人夜襲溧陽,順利攻克了被金軍占領的溧陽縣城。飛親自領軍轉戰廣德境中,六戰皆捷。駐軍廣德軍的鐘村,軍糧用盡,將士忍饑,卻不敢擾民。
  1130年(建炎四年)初春,宜興正被潰軍騷擾,縣令請岳飛來宜興,說:“縣中存糧,可供一萬軍士吃十年!”二月,飛進駐宜興,屯于張渚鎮。  在廣德和宜興,飛收降了因政局混亂而在當地為匪的多支部隊以及金軍強征來的河北、河東等地簽軍。飛不歧視、苛待他們,偽軍們都傳話說:“此岳爺爺軍。”爭來降附。飛抗金英勇,愛民如親,宜興人民感恩戴德。他們說:“父母生我也易,公之保我也難。”
  二月,金軍以舟師浮海,窮追高宗三百里未獲。兀術借口“搜山檢海已畢”,縱兵燒掠明州、臨安等城,攜帶所掠全部金銀財寶,從大運河水陸并進,經秀州(浙江嘉興)、平江(江蘇蘇州)等地向北撤退。經過常州時,岳飛率軍從宜興趕來截擊。飛四戰皆捷,擒女真萬戶少主孛堇等十一人。常州截擊戰之后,飛首次得到朝廷詔令,命他配合鎮江韓世忠,從左翼進擊金軍,伺機恢復建康。
  金軍在水路與韓世忠相持達四十日,被困于黃天蕩,因奸細獻策才得以入江。陸路上,岳飛在四月二十五日于建康城南三十里的清水亭首戰大捷,金兵橫尸十五里。
  五月初,飛在建康南面的牛頭山扎營,在夜間以百人敢死隊騷擾金軍,金軍傷亡甚大。兀術準備放棄建康,先在城中大肆殺掠和破壞,然后從建康西北的靖安鎮(亦稱龍灣)向北岸的宣化鎮渡江。[飛領騎三百、步兵二千沖下牛頭山,大破金軍,進據新城。又追至靖安,消滅了未及渡江的金軍。建康得以收復。
  建康戰役歷時半月,岳家軍僅斬女真兵就“無慮三千”,擒獲二十多名軍官。這是岳家軍的首次輝煌勝利。
  是年四月,岳飛已歸屬御前右軍都統制、浙西江東制置使張俊部下。飛收復建康后,張俊要把飛派往饒州,扼守江南東、西兩路。但飛十分重視守衛建康的戰略意義。五月下旬,岳飛親自押解戰俘去行在越州,生平第一次覲見宋高宗趙構。他向朝廷上奏說:“建康為要害之地,宜選兵固守。臣以為賊若渡江,必先二浙,江東、西地僻,亦恐重兵斷其歸路,非所向也。臣乞益兵守淮,拱護腹心。”高宗看了飛的奏章,深以為是,遂改變張俊原議,并賜予飛金帶、馬鞍等物。
  六月十五日,岳飛回到宜興,在張大年家題詞:近中原板蕩,金賊長驅……(參見:五岳祠盟記)
  六郡歸宋
  岳飛于紹興元年至三年(1131—1133)先后平定了游寇李成、張用、曹成和吉、虔州的叛亂,升任神武后軍統制。宋高宗賜御書“精忠岳飛”錦旗給飛,后又將牛皋、董先、李道等所部撥歸岳家軍,岳家軍兵力得到擴充。
  1134年(紹興四年)春,岳飛上《乞復襄陽札子》,提出收復陷于偽齊政權的襄陽六郡(襄陽府、郢、隨、唐、鄧等州、信陽軍)的主張,并說:“恢復中原,此為基本。”奏議得到朝廷許可,但高宗又特別規定岳家軍不得稱“提兵北伐或言收復汴京”,只以收復六郡為限。
  四月十九日,岳家軍又重返民族戰場,由江州向鄂州(今湖北武漢武昌)挺進。在從武昌乘船渡江北上時,飛情緒昂揚地對幕僚說:“飛不擒賊帥,復舊境,不涉此江!”
  五月五日,岳家軍直抵郢州城下。六日黎明時,岳家軍向郢州發起總攻。戰斗異??崃?,岳飛坐在大纛下指揮,忽然有一大塊炮石飛墜在他面前,左右都為之驚避,岳飛的腳卻紋絲不動。士卒攀登云梯,奮勇攻上城墻。此戰殺敵七千余人。
  郢州收復后,分兩路進軍。張憲、徐慶分兵東向攻隨州(湖北隨州);飛領軍直趨襄陽,與偽齊主將李成(原為游寇)決戰。李成見郢州一日便被攻破,再無勇氣據守,倉皇逃遁。十七日,岳飛兵不血刃,凱歌入襄陽。五月十八日,牛皋便與張憲、徐慶合力攻下隨州城,俘虜了五千偽齊軍。16歲的岳云勇冠三軍,手持兩桿數十斤重的鐵錐槍[124] ,第一個沖上城頭。
  岳飛出師大捷,震動了偽齊政權。劉豫急忙調度兵力,還請來金朝的“番賊”,與河北、河東的“簽軍”增援。李成得到支援,欲奪回襄陽府,率領號稱三十萬大軍反撲,又遭大敗。金將劉合孛堇領軍與李成會合,集結于鄧州附近,筑寨掘壕,以遏制岳軍北上。飛遣王貴等由光化路,張憲等由橫林路,前去掩殺。七月十五日,王貴、張憲在離鄧州三十余里的地方,與敵軍數萬接戰。飛又分遣王萬、董先軍兵,出奇突擊,敵軍大潰。俘金將領楊德勝等二百余人,奪馬二百余匹,衣甲不計其數。只有高仲帶領殘部逃入鄧州,閉門堅守。七月十七日,飛軍攻取鄧城,將士不顧矢石,蟻附而上。一場血戰,鄧城終被攻克。斬殺金、偽軍無算。岳云又是第一個登城的勇士。岳家軍攻拔鄧州,活捉了高仲。飛隨即派遣李道前往唐州,于二十三日收復了唐州州城。王貴和張憲同時在唐州以北三十宋里,再次擊敗金與偽齊聯軍,以掩護李道收復州城。同一天,信陽軍也被攻克。
  岳飛收復襄陽六郡的勝利,震動了宋廷。高宗接到飛的捷報后,對胡松年說:“朕雖素聞岳飛行軍極有紀律,未知能破敵如此。”胡松年說:“惟其有紀律,所以能破賊。”[125] 飛因功除清遠軍節度使、湖北路荊、襄、潭州制置使,成為有宋一代最年輕的建節者。
  襄漢之戰是南宋頭一次收復了大片失地的戰役,又攻取了原先由偽齊控制的唐州和信陽軍,這是南宋進行局部反攻的一次大勝利。
  收復襄陽六郡后,飛奉詔移屯鄂州,臨行以兩千人守襄陽府和唐、鄧二州,一百五十人守郢州,二百人守隨州。由于飛努力整頓防務,重視發展生產,襄漢地區終于治愈偽齊蹂躪和戰爭的創傷,成為南宋連結川陜,北圖中原的戰略要地。
  名揚洞庭
  1130(建炎四年),洞庭湖地區農民軍首領鐘相起兵反宋,鐘相被殺后,楊么等又聚集人馬占領洞庭湖區,采取“陸耕水戰”體制,繼續與南宋朝廷對抗。宋廷視之為“心腹蓄毒”,曾多次遣使招安、派兵征剿,卻都是鎩羽而歸。
  1135年(紹興五年)二月,高宗命宰相張浚為諸路兵馬都督,岳飛為荊湖南、北、襄陽府路制置使,率領約五萬人馬前往鎮壓。岳飛于三月由池州進軍,四月到達潭州。飛首先招降了楊么部將黃佐,又讓其回到湖中招降楊么部眾,先后來降者兩千三百余人。
  四月,飛一面繼續招降,一面乘機攻打外圍營寨。首先命黃佐攻擊周倫水寨,周倫敗走,部卒被殺死和墜入湖中者甚眾,寨柵糧船全被焚燒。接著,岳飛又讓此前屢被楊么打敗的任士安出戰誘敵,飛事先設下伏兵,待士安精力垂困時,伏兵乃起,四面圍擊,大獲全勝。
  五月,宋廷命張?;爻?,浚認為楊么水寨一時難以攻破,岳飛則向張浚保證:除去從潭州(今湖南長沙)到洞庭來往路程,八日內一定會“俘諸囚于都督之庭”。岳飛到鼎州,先遣降人楊華為間,入寨潛結楊么屬下,誘降義軍;同時,置寨列艦,實施軍事威脅。六月初二,黃佐受飛命,由飛機密官黃縱隨行,赴楊欽營寨招降。結果楊欽率全寨一萬余人(其中戰士三千余人),乘船數百艘,投降岳飛。飛立即報請朝廷予以封賞。楊欽又為岳飛勸降了全琮、劉詵等部。
  楊么軍大部被瓦解,惟楊么、夏誠仍據寨自固。岳飛知湖區地勢艱險莫測,且舟師水戰不及楊么車船,遂先遣人開堰閘泄水,放木筏堵塞湖中諸港,散青草于湖面,以滯車船。繼以楊欽為向導,率軍進圍楊么寨。楊么率眾突圍,力戰失利,被俘后處死。夏誠死守其寨,亦被官軍攻破。
  對被俘人員,有人主張全部殺死,岳飛以各首領或率眾降宋,或已被處置,告誡諸將不得濫殺無辜;凡精壯之士,一律收編入伍;而老弱瘦軟、不堪服役者,皆“各給米糧令歸田”。這樣所得丁壯五六萬,被安置歸業的二萬七千余戶,十萬余人。繳獲船舶一千余只。飛攜帶一切繳獲器物,返回潭州,向張浚復命。此役全程,從初二日招降楊欽到初十日大獲全勝,恰好八日。張浚感嘆說:“岳侯殆神算也。”岳飛以平楊么之功加檢校少保,進封武昌郡開國公,后又升荊湖北路、襄陽府路招討使。
  兩度北伐
  1136年(紹興六年)初,宰相兼都督諸路軍馬張浚于鎮江府(今江蘇鎮江)召開軍事會議,研究北伐中原。張浚命令岳飛進軍襄陽,作好直搗中原的準備。
  二月,岳飛到臨安朝見,隨后返回鄂州,積極做好進軍襄陽的軍事部署。不料在三月,年已古稀的岳母姚氏病逝。飛悲痛不已,目疾復發,他一面奏報朝廷,一面自行解職,扶母靈柩至廬山安葬。并接連上表,乞守三年終喪之制。
  在朝廷再三催促下,岳飛忠孝難以兩全,趕回軍中,七月正式誓師北伐。岳家軍兵分兩路:一路往東北,由熟悉京西地理的牛皋統領,直奔鎮汝軍,牛皋早年在汝州魯山縣同金軍作戰,此時重返故地,精神抖擻,一戰即攻克汝城,生擒偽齊守將薛亨,緊接著又乘勝攻克潁昌府,為這次北伐建立首功。另一路王貴、郝晸、董先等,向西北方向進軍,在攻克盧氏縣后,又西取虢略(河南靈寶),東下伊陽(河南嵩縣),一路繳獲糧食十五萬石,降眾數萬。王貴在收復虢州后,又率軍向西,力拔上洛、商洛、洛南、豐陽、上津等五縣,席卷了商州全境;楊再興大敗偽齊張宣贊人馬,收復長水縣(今河南洛寧縣西南),直至洛陽西南的福昌(今河南洛寧縣東北)。
  岳家軍北伐大捷,宋廷為此下詔嘉獎說:"遂復商於之地,盡收虢略之城","長驅將入于三川,震響傍驚于五路"。收復商、虢等城后,飛向朝廷請示:如形勢有利,將命王貴、牛皋兩路合兵,自伊洛直渡黃河,與太行忠義民兵配合作戰,收復河北失地。但他的進軍計劃沒有取得朝廷支持,終因“孤軍無援”和“以糧不濟”,不得不退師鄂州。岳飛奪回商、虢等地,偽齊劉豫大為震驚。是年九月,劉豫籌集三十萬人馬,號稱七十萬,向淮西發動進攻。高宗得報后,認為劉光世、張俊不足以守江淮防線,要調岳飛軍沿江東下。詔書到達鄂州時,岳飛正苦于目疾。但他并未猶豫,立即向九江進發。趕到九江時,淮西戰事已告結束。
  完顏兀術看到岳飛移軍東下,中線空虛,有可乘之機,便于十月底、十一月初與偽齊合兵,向襄漢地區發動猛烈進攻。飛接到多地的告急軍情后,當機立斷,調集精銳第三次出師北伐。
  岳飛出師到達各地之前,部將寇成、王貴、秦祐等已多次打退敵軍進攻。岳飛大軍開到前線,給守城將士以極大鼓舞,軍威更振。商州轉危為安。襄漢戰線也因岳飛大軍的到來,敵軍不戰而退。飛又準備收復蔡州,因見州城防守嚴密,“勢不可攻”,乃作罷。
  按照朝廷“規模素定,必不徒行”的意旨,飛此時已順利完成任務,加之所帶軍糧有限,便決定還師鄂州。飛軍撤退的消息傳到敵營后,李成果然立即布置追擊。王貴率軍退到白塔地方,李成親率劉復、孔彥舟等十員大將,合力追來。王貴、董先率軍迎擊,經過激戰,擒獲偽齊將領數十人,俘數千人,馬三千匹,衣甲器仗無計其數。敵兵尸體填滿溪谷,擁墜入水而死者無算。
  岳飛對被俘偽齊士卒,均散錢遣返還鄉。并對他們說:“汝皆中原百姓,國家赤子,不幸為劉豫驅而至此。今釋汝,見中原之民,悉告以朝廷恩德,俟大軍前進恢復,各率豪杰來應官軍!”
  君臣嫌隙
  1137年(紹興七年)二月,岳飛奉詔入朝覲見高宗,其間曾與高宗作《良馬對》,后又扈從高宗至建康,飛的官職也升至荊湖北路、京西南路宣撫使兼營田大使。一日高宗把飛召至“寢閣”,向飛授命說:“中興之事,朕一以委卿。”準備將劉光世所部王德、酈瓊等兵馬五萬余人隸屬于飛。這是朝廷因劉光世在淮上之役希圖換防避戰,退軍當涂幾誤大事,被剝奪兵柄后作出的措置。
  岳飛見部隊行將擴充,收復中原有望,心情異常激動,便親手寫成一道《乞出師札子》。飛陳述了自己恢復中原的規劃,而且此時已不再提及迎還“二圣”或者“淵圣(宋欽宗)”之事,只將欽宗包括在“天眷”之中。
  高宗覽飛奏疏后,親賜御札嘉獎,都督府也將劉光世軍情況通報岳飛。撥劉光世軍與飛,似成定局,不意張浚和秦檜從中梗阻,高宗聽從張浚之議,置已決之“前議”于不顧,又下詔給飛說:“淮西合軍,頗有曲折。”不將劉光世軍撥與岳飛。張浚見了岳飛,撇開歸劉軍與飛之“前議”,以淮西軍中人事安排相問,岳飛耿直的回答卻遭張浚譏刺。飛胸中積忿,上了一道乞罷軍職的札子,不等批示,只向隨行機密官黃縱略事交代后,就離開建康,回到廬山母墓旁守制了。
  高宗聞知岳飛辭職,即詔令鄂州軍營將佐立刻敦請岳飛還軍,又派張宗元到鄂州軍中做宣撫判官。朝廷命李若虛、王貴去廬山請飛還軍,李若虛勸了岳飛六日,飛才答應受詔朝見,還軍視事。
  張浚用人不當,終于招致了淮西軍變,浚因此引咎辭相。岳飛得到兵變的消息,立即上疏表示愿率軍進屯淮甸,拱衛建康行朝。高宗只讓飛到江州駐扎。九月、十月間,岳飛入覲,向高宗提議立其養子趙瑗(即宋孝宗)為皇儲,又遭高宗呵斥。
  有學者認為,岳飛和宋高宗之間的矛盾,就是從這一年開始逐漸加深的。
  這時,宋金對立形勢又發生重大變化。金太宗死后,完顏亶繼承帝位,而軍事首腦完顏粘罕(漢名宗翰)逐漸失勢,于是年七月死去,完顏撻懶一派開始掌權。金趁劉豫借酈瓊叛降出兵攻宋之機,將劉豫抓獲,正式取消存在了八年的偽齊政權,并向宋廷呼吁和談,條件是歸還黃河以南故宋地,并放還高宗生母韋氏,歸還已死的徽宗的梓宮。
  反對和議
  1138年(紹興八年)二月,岳飛還軍鄂州,堅持“戮力練兵”,“日夜訓閱”。
  高宗為“屈己求和”,進一步重用秦檜,并令其與金接通關系。韓世忠、岳飛對和議一事都表示堅決反對。飛在臨安朝見時對高宗說:“夷狄不可信,和好不可恃,相臣謀國不臧,恐貽后世譏議。”高宗不聽。
  十一月,金廷派出江南詔諭使張通古、蕭哲,攜帶詔書,來同南宋“講和”。
  金人不稱宋朝而稱“江南”,不說“議和”而說“詔諭”,把南宋完全置于藩屬地位,消息傳開,朝野上下,輿論沸騰。宋廷諸大臣對此議論紛紛,多有反對者,然而這些主戰派人物如樞密副使王庶、樞密院編修胡銓等,或被罷官,或被貶謫;趙鼎也被罷相。
  十二月廿七日,秦檜以宰相身份代表宋高宗跪在金使腳下,答應取消宋國號,作金的藩屬,并每年納貢,南宋與金的第一次和議達成。
  1139年(紹興九年)正月,宋廷宣布大赦天下,以慶賀"和議"的成功。岳飛接到赦書之后,讓幕僚張節夫起草了一份《謝講和赦表》,表明自己不趨附和議,誓要"唾手燕云,復仇報國"。飛對朝廷加封的開府儀同三司官銜,雖三詔而不受,他在辭書中說:"今日之事,可危而不可安,可憂而不可賀??捎柋喪?,謹備不虞;而不可論功行賞,取笑夷狄。"高宗特下“溫詔”,飛才不得已受之。
  其后岳飛又自請隨宋使至西京洛陽謁掃先帝陵墓,以趁機窺探金國虛實,但未被允許。再后,飛又上二札子,要求解除自己的軍職,字里行間對和議之事不無諷剌之意,高宗、秦檜先未予理睬,后批示不允所請。
  挺進中原
  1140年(紹興十年)五月,發動政變掌權的完顏兀術廢除對宋和議,親統大軍,以山東聶兒孛堇和河南李成為左右翼,取道汴京向兩淮進軍;右副元帥完顏撒離喝統帥西路軍,從同州(陜西大荔縣)攻陜西。五月下旬,金軍兵臨順昌(今安徽阜陽)城下,順昌告急。宋高宗原不同意岳飛出兵,后恐順昌有失,便命飛發兵救援。
  岳家軍在鄂州已整訓三年,岳飛接詔后,立即派張憲、姚政率軍東進,援救順昌。未至順昌時,劉锜已于順昌之戰中大敗金軍。六月下旬,當西線金軍受阻,東線順昌解圍,局勢稍有穩定,高宗便又命司農少卿李若虛向岳飛傳達詔命,諭飛“兵不可輕動,宜且班師”。此時飛已率軍開至德安(湖北安陸)。岳飛向李若虛陳述他恢復中原的謀略,若虛素主抗金,他不顧矯詔之罪,主動支持岳飛北伐。
  岳飛隨即揮師北上,在六月、閏六月間,張憲的前軍攻下蔡州,牛皋的左軍在京西路連克魯山等縣城,統領官孫顯也在蔡州和淮寧府之間打敗金兵。張憲、傅選又大敗金將韓常,順利收復潁昌(今河南許昌)。牛皋、徐慶隨后和張憲會師,繼而收復了陳州。中軍統制王貴所部也在閏六月底和七月初接連攻下了鄭州和西京河南府(洛陽)。
  與此同時,韓世忠部將王勝收復海州(江蘇東??h東),張俊部將王德收復亳州。
  岳飛聯絡北方民間抗金武裝,實施“連結河朔”的策略已有十年[157] ,此次派往河北的李寶、孫彥、梁興、董榮等義軍首領負責在太行山區和河北、河東等路組織當地忠義民兵,在后方配合岳家軍作戰,北方許多州縣的民間抗金力量也紛紛揭竿響應,截至七月初,曹、懷、衛、孟等州都被攻克。至此,岳飛所部和由他聯絡的各地忠義民兵,對兀術盤踞的東京已形成南、西南、西、西北、北、東北六面包圍。
  不意正值此時,朝廷詔命張俊撤出亳州移屯壽春,又下詔駐屯順昌的劉锜向江南調移。岳飛接連上奏,請求友軍支援,“伏望速降指揮,火速并進”,沒有得到朝廷批準。
  完顏兀術得知駐扎在郾城的岳飛兵馬不多,用騎兵一萬五千人直撲郾城,企圖一舉消滅岳家軍的指揮中樞。七月初八日,兀術與龍虎大王完顏突合速、蓋天大王完顏賽里等,率領金軍在郾城北與岳家軍對陣。兀術用“鐵浮圖”為主力,正面進攻,左右翼又輔之以“拐子馬”,都是金軍的精銳部隊。岳飛令其子岳云率背嵬軍和游奕軍騎兵迎戰,往來沖殺,并派步兵用麻扎刀、大斧等,上砍敵軍,下砍馬腿,使“拐子馬”失去威力,殺傷了大量金兵。
  初十日,金兵再犯郾城,岳飛在城北的五里店再一次大敗金軍。這時,兀術又調集了十二萬大軍屯于臨潁縣。十三日,楊再興率兵出巡,在小商橋與金兵遭遇,竟以三百騎兵殺死了金兵二千多人,其中包括一百多名將領,楊再興與所部全部英勇戰死。第二天,張憲率兵再戰,金兵只好退出臨潁。
  郾城之戰后,金人不甘失敗,七月十四日,兀術率十萬步兵和三萬騎兵攻潁昌。王貴、岳云分率精騎與金軍戰于潁昌城西。岳云以八百背嵬騎兵作正面攻擊,步兵分左、右兩翼,以抗金軍騎兵。潁昌之戰,岳家軍“無一人肯回顧”,殺得“人為血人,馬為血馬”,大敗金軍,斬金軍五千余人,俘士卒二千余人、將官七十八人,獲馬三千余匹。
  兀術退還開封,接連的失利使他哀嘆:“我起北方以來,未有如今日屨見挫衄!”金軍大將韓常也不愿再戰,派密使向岳飛請降。岳飛為大河南北頻傳的捷報所鼓舞,他對部屬說:“今次殺金人,直到黃龍府(今吉林農安),當與諸君痛飲!”
  岳家軍全線進擊,包圍開封。七月十八日,張憲與徐慶、李山等諸統制從臨潁縣率主力往東北方向進發,又擊敗五千金軍,追擊十五里。同時,王貴自潁昌府發兵,牛皋也率領左軍進軍。
  兀術以十萬大軍駐扎于開封西南四十五宋里的朱仙鎮,希圖再次負隅頑抗。岳家軍北上距離朱仙鎮四十五宋里的尉氏縣駐營,作為“制勝之地”。岳家軍前哨的五百背嵬鐵騎抵達朱仙鎮,雙方一次交鋒,金軍即全軍奔潰。兀術最后只剩下一條路,放棄開封府,準備渡河北遁。
  十年功廢
  兀術正準備渡過黃河的時候,有個北宋時的太學生卻要求進見,對兀術說:“太子毋走!京城可守也!岳少保且退矣!”兀術忙問:“岳少保以五百騎破吾精兵十萬,京師中外日夜望其來,何謂可守?”太學生說:“不然,自古未有權臣在內,而大將能立功于外者!以愚觀之,岳少保禍且不免,況欲成功乎?”
  兀術經此人提醒后,決定暫不過河。而秦檜也早在暗中策劃岳飛撤軍的事了。他們謀劃的重要步驟是,讓張俊從亳州退還壽春,命令韓世忠穩守淮東,不得繼續前進,駐屯順昌的劉锜遠調江南太平州等等。所有這些,都是為了置岳飛于側面受敵、孤軍無援的境地。就在郾城大捷捷報報上朝廷的時刻,秦檜串通張俊、楊沂中,策動并唆使諫官羅汝楫向高宗上疏,說:“兵微將少,民困國乏,岳某若深入,豈不危也。愿陛下降詔,且令班師。”
  高宗遂降詔,令岳飛班師。
  七月十八日,即張憲從臨潁殺向開封之時,宋廷傳來班師詔。岳飛鑒于當時完勝的戰局,上書爭辯,大略為:“契勘金虜重兵盡聚東京,屢經敗衄,銳氣沮喪,內外震駭。聞之諜者,虜欲棄其輜重,疾走渡河。況今豪杰向風,士卒用命,天時人事,強弱已見,功及垂成,時不再來,機難輕失。臣日夜料之熟矣,惟陛下圖之。”
  隔了兩三日,大軍先鋒已進抵朱仙鎮,完顏兀術已逃出開封之時,岳飛卻在一天之內接連收到十二道用金字牌遞發的班師詔,詔旨措辭嚴峻:命大軍即刻班師,岳飛本人去臨安朝見。據學者王曾瑜考證,高宗發十二道金牌的時間,大約是在七月十日左右,即他得到七月二日克復西京河南府捷報不久。
  岳飛接到如此荒唐的命令,憤惋泣下:“十年之力,廢于一旦!”然而在朝廷高壓鉗制之下,岳飛不得不下令班師。百姓聞訊攔阻在岳飛的馬前,哭訴說擔心金兵反攻倒算:“我等戴香盆、運糧草以迎官軍,金人悉知之。相公去,我輩無噍類矣。”岳飛無奈,含淚取詔書出示眾人,說:“吾不得擅留。”于是哭聲震野。大軍撤至蔡州時,當地人民要求與部隊一起行動,岳飛最終決定留軍五日,以掩護當地百姓遷移襄漢。大軍班師鄂州,岳飛則往臨安朝見。北方忠義軍孤掌難鳴,兀術回到開封,整軍彈壓,又攻取了被宋軍收復的河南地區。岳飛在班師途中得知噩耗,不由仰天悲嘆:“所得諸郡,一旦都休!社稷江山,難以中興!乾坤世界,無由再復!”
  岳飛回到行朝,不再像以往慷慨陳詞,只是再三懇請朝廷解除其軍職,歸田而居。高宗以“未有息戈之期”為由不許。
  1141年(紹興十一年)正月,完顏兀術再度領軍南下。二月,岳飛領兵第三次馳援淮西。這也是他最后一次參與抗金戰斗。
  千古奇冤
  1141年(紹興十一年),金國在無力攻滅南宋的情況下,準備重新與宋議和。宋廷乘機開始打壓手握重兵的將領,尤其是堅決主張抗金的岳飛、韓世忠二人。完顏兀術在給秦檜的書信中說“必殺岳飛,而后和可成”。
  四月,張俊、韓世忠、岳飛三大將被調離軍隊,到臨安樞密院供職。
  五月,張俊在和岳飛巡視楚州韓世忠的軍隊時,暗中挑唆岳飛,欲一同分解此軍,卻遭飛嚴肅回絕。秦檜又欲陷害韓世忠,飛再次保全了韓。岳飛回朝后,即遭秦檜黨羽萬俟卨、羅汝楫的彈劾,誣蔑飛援淮西“逗留不進”、主張“棄守楚州”,要求免除岳飛樞密副使之職。八月九日,岳飛被罷樞密副使,充“萬壽觀使”的閑職,飛自請回到江州舊居賦閑。
  岳飛此時已無兵無權,但對他的迫害卻仍在步步緊逼。在秦檜授意下,張俊利用岳家軍內部矛盾,威逼利誘都統制王貴、副統制王俊先出面首告張憲“謀反”,繼而牽連岳飛。
  張俊私設公堂,向張憲嚴刑逼供,毫無結果之下,竟捏造張憲口供“為收岳飛處文字謀反”。岳飛在江州居留,為時甚短,就接到宋廷命令,召他回“行在”臨安府。十月十三日,岳飛被投入大理寺(原址在今杭州小車橋附近)獄中,此前其長子岳云也已下獄。
  岳飛義正詞嚴地面對審訊,并袒露出背上舊刺“盡忠報國”四大字,主審官何鑄見此,亦為之動容。何鑄查得岳案冤情,如實稟告秦檜。秦檜卻說:“此上(高宗)意也!”改命萬俟卨主審此案。
  卨用盡手段,也無法使岳飛三人屈招一字。飛寧死不自誣,乃至以絕食抗爭,經其子岳雷照顧,才勉強支撐下來。
  十一月初七日,宋金“紹興和議”達成:由宋向金稱臣,將淮河以北的土地全部劃歸金國,并每年向金貢奉銀絹各二十五萬兩匹。
  和議雖已達成,但岳飛始終未能被釋放。萬俟卨等逼供不成,為了坐實冤獄,又為岳飛羅織搜剔了所謂“指斥乘輿”、“坐觀勝負”等數條罪名,欲將飛一舉定為死罪。
  大理寺丞李若樸、何彥猷以飛為無罪,與萬俟卨竭力爭議,均遭罷官處分。布衣劉允升上書為飛申冤,被下大理寺處死。已賦閑的韓世忠因岳飛入獄之事質問秦檜,檜回答:“飛子云與張憲書雖不明,其事體莫須有。”世忠忿然道:“相公,‘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十二月廿九日(1142年1月27日),宋高宗下達命令:
  “岳飛特賜死。張憲、岳云并依軍法施行,令楊沂中監斬,仍多差兵將防護。”
  岳飛在大理寺獄中被殺害(宋代史料并無“風波亭”的記載),時年39歲;岳云和張憲被斬首。岳飛的供狀上只留下八個絕筆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岳飛的死訊傳出,百姓們都為之哭泣;消息傳到金國,金國大臣們為此酌酒慶賀,并說:“和議自此堅矣!”
  岳飛被害后,獄卒隗順冒險將岳飛遺體背出杭州城,埋在錢塘門外九曲叢祠旁。隗順臨終前,始將此事告知其子。1162年(紹興三十二年)宋孝宗即位,岳飛冤獄終于平反。隗順之子告以前情,乃將飛以禮改葬在西湖棲霞嶺。1178年,宋廷為岳飛追贈謚號“武穆”,宋寧宗時追封為鄂王,理宗時改謚忠武。
  岳飛雖然被殺害了,但他的業績不可磨滅。岳飛表達了被侵犯民族的要求,堅持崇高的民族氣節,堅持了抗金的正義斗爭,為漢民族的文明綿延起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岳飛聯合抗金軍民一道,保住了南宋半壁河山,使南中國人民免遭金人的蹂躪,從而保住了高度發展的中國經濟和文化,并使之得以繼續向前發展。
 
岳飛滿江紅
  《滿江紅·怒發沖冠》是南宋抗金民族英雄岳飛創作的一首詞。表現了作者抗擊金兵、收復故土、統一祖國的強烈的愛國精神。
  怒發(髪)沖冠,憑欄(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岳飛的故事
  岳母刺字
  岳母刺字的故事,宋人筆記和野史均無記載,包括岳飛之孫岳珂所著《金佗稡編》也沒有記錄。岳飛背上刺字的記載始見于元人所修的《宋史》本傳:“初命何鑄鞠之,飛裂裳,以背示鑄,有‘盡忠報國’四大字,深入膚理。”有一種說法是,因為“刺字為兵”的制度仍在執行,所以岳飛從軍時在背部刺上“盡忠報國”四字明志。
  岳家軍
  “岳家軍”是當時人們對岳飛率領的軍隊的習慣稱呼,正如韓世忠率領的軍隊被稱為“韓家軍”,張俊率領的軍隊被稱作“張家軍”一般。杜充降金后,岳飛開始獨立成軍,在江南堅持抗金。岳飛收復襄漢六郡后,岳家軍移屯鄂州,襄漢地區自此成為岳家軍的主要防區。經過數次擴編,岳家軍截至紹興五年的兵力達到了三萬余人。紹興五年(1135年),岳家軍的規模擴大到十萬人左右。這是因為楊幺軍的壯丁五、六萬人大都編入岳家軍,南宋朝廷此后又增撥了數萬人編入岳家軍的緣故。岳家軍以后也大體維持十萬左右的數量直到岳飛被宋高宗和秦檜所害。
  律己寬人
  除了自己儉樸淡泊,刻苦勵志外,岳飛對子女教育很嚴。要求他們每天做完功課后,必須下地勞作。除非節日,不得飲酒。宋時有“任子恩例”,官員品級越高,子女可享受的官階越高,次數越多。岳飛勉勵兒子們“自立勛勞”,僅用了一次“恩例”,還是為張所之子張宗本而用[216] 。而岳云屢立殊勛,岳飛卻多次隱瞞不報。為此張浚說:“岳侯避寵榮一至此,廉則廉也,然未得為公也!”岳飛答道:“父之教子,怎可責以近功?”又說:“正己而后可以正物,自治而后可以治人,若使臣男受無功之賞,則是臣已不能正己而自治,何以率人乎?”
 
岳飛的后代
  長子岳云(1119—1142),字應祥,號會卿,劉氏生。他12歲即從張憲軍,隨父親征戰四方,身先士卒,屢建奇功。后被誣入獄,與父和張憲同時被害,時年23歲。冤獄平反后,贈安遠軍承宣使。
  次子岳雷,字發祥,號夏卿,又號聲甫,劉氏生。1126年(靖康元年)三月,生于山西平定軍。岳飛在獄中時,岳雷曾被派去照料其父。父被害后,隨親人被遣送至惠州(今屬廣東?。┚泄?,還未等到父兄平反,便已在流放地含恨而終。
  三子岳霖(1130—1192),字及時,號商卿,母李娃。岳飛遇害時,霖年僅12歲,孝宗皇帝昭雪時,霖32歲。霖廣泛收集父親遺事,其子岳珂在此基礎上編成《鄂國金佗稡編》28卷、《續編》30卷,這是研究岳飛的重要史籍。
  四子岳震,字東卿,母李娃。父兄蒙冤遇害,震方7歲,隨母流放。曾任朝奉大夫,后又加封緝忠侯。
  五子岳霆,李娃生,初名岳靄,后宋孝宗為之改名岳霆,字應時,號君錫。父兄遇害時才3歲,隨母流放。后任修武郎、閤門祗候、奉直大夫。加封續忠侯。
  女:岳安娘、岳銀瓶
  岳安娘,岳飛之女,其夫高祚于1163年(隆興元年)特補承信郎。
  岳銀瓶,一說其本名孝娥,相傳是岳飛次女?!墩f岳全傳》提及岳飛次女聞父兄冤死,欲為他們鳴冤不果,抱銀瓶投井而死,終年13歲,世稱為“銀瓶小姐”。除《說岳》外,其事跡在南宋詞人周密《癸辛雜識》和清代以來的杭州地方志均有記載。清末學者俞樾亦有一篇述及岳銀瓶事跡的文章《銀瓶徵》。
 
岳飛廟
  岳飛廟址位于湯陰縣城內西南街,始建年代無考,今址是明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重建,以后歷代屢有增建,逐漸成為一處完整的古建筑群?,F有面積4000多平方米,殿宇建筑近百間。座北朝南,外廊呈長方形。臨街大門為精忠坊,面西,木結構,斗拱型制九踩四昂重翹。坊之正中陽鐫明孝宗朱佑樘賜額“宋岳忠武王廟”,兩側八字墻上用青石碣分別陽刻“忠”、“孝”兩個大字。字高1.8米,遒勁端莊,格外醒目,過精忠坊為山門,座北朝南,三開間式建筑,兩側扇形壁鑲嵌有滾龍戲水浮雕,門前一對石獅分踞左右。山門檐下一排巨匾,上書“精忠報國”、“浩然正氣”、“廟食千秋”,是當代書法家舒同、楚圖南、肖勞的手跡。山門對面為施全祠,內塑施全銅像,對祠前秦檜、王氏、萬俟、張俊、王俊五奸黨鐵跪像呈鎮壓之勢。
 
岳飛怎么死的
  岳飛抗金到臨安,立即陷入秦檜、張俊等人布置的羅網。紹興十一年(1141年),他遭誣告“謀反”,被關進了臨安大理寺(原址在今杭州小車橋附近)。監察御史萬候卨(音末期屑)親自刑審、拷打,逼供岳飛。據說與此同時,宋金政府之間,正加緊策劃第二次和議,雙方都視抗戰派為眼中釘,金兀術甚至兇相畢露地寫信給秦檜:“必殺岳飛而后可和。”在內外兩股惡勢力夾擊下,岳飛正氣凜然,光明正大,忠心報國。從他身上,秦檜一伙找不到任何反叛朝廷的證據,韓世忠當面質問秦檜,秦檜支吾其詞“其事莫須有”。韓世忠當場駁斥:“‘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紹興十一年農歷除夕夜,高宗下令賜岳飛死于臨安大理寺內,時年三十九歲。岳飛部將張憲、兒子岳云亦被腰斬于市門。民族英雄岳飛,就在“莫須有”的罪名下,含冤而死。臨死前,他在供狀上寫下“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個大字。這是悲憤的呼喊!
 
岳飛墓
  岳飛墓,亦稱岳墳,位于杭州棲霞嶺南麓,建于南宋嘉定十四年(1221年),明景泰年間改稱“忠烈廟”,經歷了元、明、清、民國,時興時廢,代代相傳,一直保存到現在?,F存建筑于清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重建 ,1918年曾大修,1979年按南宋建筑風格全面整修 ,使岳廟更加莊嚴肅穆。墓道兩旁陳列的石虎、石羊、石馬和石翁仲,是明代的遺物。 1961年岳墓被列為國家級的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歷史評價
  宋孝宗:“卿家紀律、用兵之法,張(?。?、韓(世忠)遠不及。卿家冤枉,朕悉知之,天下共知其冤。”
  文天祥:“岳先生,我宋之呂尚也。建功樹績,載在史冊,千百世后,如見其生。至于筆法,若云鶴游天,群鴻戲海,尤足見干城之選,而兼文學之長,當吾世誰能及之。”
  朱元璋:“純正不曲,書如其人。”
  孫中山:“岳飛魂,是中華民族的精神代表,也就是民族魂。”
分享
騰訊微博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
篮球比分大师 海南飞鱼彩票的技巧 联投灵活配置二期私 pk10qq信誉 麻将来了有安卓版吗 北京pk10app 一肖平特如何计算 好用的炒股app 30选5开奖玩法 打麻将财位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