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

【董小宛】董小宛簡介_董小宛與董鄂妃

董小宛

人物簡介   董小宛(公元1624年-1651年),本名董白,字小宛,號青蓮,明末“秦淮八艷”之一。董小宛十三歲那年父親去世家道中落,母親去世后債務纏身,最終流落風塵。董小宛與冒辟疆相愛后,贖身嫁冒為妾,然而好景不長,李自成攻占北京、清兵入關,二人一路難逃,相互扶持。順治八年正月,在冒家做了九年賢妾良婦的董小宛安詳離世。

人物生平
  大家閨秀
  董小宛出生于蘇州城內“董家繡莊”,“董家繡莊”是蘇州小有名氣的一家蘇繡繡莊,因活計做得精細,所以生意一直興隆。董家是蘇繡世家,到這一代已有兩百多年的歷史了,別看刺繡屬于工藝制造行業,可十分接近于繪畫藝術,所以董家還頗有幾分書香氣息。
  女主人白氏是一個老秀才的獨生女兒,老秀才平生不得志,只好把滿腹經綸傳給了女兒。白氏為董家生了個千金,為寄夫妻融洽之情,取名白,號青蓮,小閨女不但模樣兒俊秀,腦子還十分靈慧,父母視如至寶,悉心教她詩文書畫、針線女紅,一心想調教出一個才德具全的姑娘。
  家道中落
  這本是個美滿幸福的家庭,不料天有不測風云,董白十三歲那年,父親在暑天患上了暴痢,藥不湊效,不久便撒手人寰。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將董白母女打擊得心神憔悴,料理完丈夫的后事,白氏不愿在城中的舊宅中繼續住下去,睹物思人,倍感悲傷;于是花了一筆錢,在半塘河濱筑下了幽室,帶著女兒隱居其中,過一種與世相隔的恬淡生活,繡莊的事則全委托伙計去掌管。
  兩年時光在不知不覺中淡淡流走了,此時已是明朝末年。朝廷腐敗,梟雄四起,天下陷入戰亂之中。到了崇禎九年,亂象已迫近蘇州,人們不由得惶惶不安,白氏也打算關閉繡莊的生意,收回資金以備隨時逃難。誰知繡莊伙計一算帳,不但沒有銀兩剩余,反而在外面欠下了上千兩銀子的帳。分明是伙計從中搗鬼,白氏又無法把握,又氣又急,終于病倒在床。母親倒下,繡莊破產,債務壓頭,生活的重擔猛地壓到了十五歲的董白身上,她仿佛從云端跌入了冰窖,一時間無法睜開眼睛。
  龐大的債務能拖則拖,母親的醫藥費用卻迫在眉睫。從小隨母親隱居世外的董白已養成一副孤高自傲的性格,那里肯低三下四地向人借貸。一急之下使出下策,答應了別人的引薦,來到南京秦淮河畔的畫舫中賣藝,改名小宛。
  名震秦淮
  董小宛秀麗的容貌,超塵脫俗的氣質使她很快就在秦淮河出了名。為生活所迫,她不得不屈意賣笑,但她那清高的脾氣有時不免露了出來,得罪了一些庸俗的客人,然而卻贏得了一些高潔之士的欣賞。董小宛孤芳自賞,自憐自愛,決不肯任憑客人擺布,如此一來,影響了鴇母的進賬,鴇母自然對她冷嘲熱諷,董小宛郁怒之下,一跺腳離開南京,回到了蘇州??杉抑心赣H依然躺在病床上,離不開請醫吃藥,一些債主聽說董小宛回了家,也紛紛上門催債,董小宛無力應付,只好重操舊業,索性將自己賣到半塘的妓院,賣笑、陪酒、陪客人出游。
  在半塘,董小宛依然抱定不賣身的初衷,而為了生存,她不得不壓抑住自己的那份清高,把一份毫無實際內容的媚笑賣給客人。倒是有一種客人,既有閑情、閑暇,又有足夠的財力,便能帶上個中意的青樓女游山逛水,享受自然風情。對陪客出游,董小宛是最有興趣的,雖說那些能有此雅舉的多是上了年紀的人,可那時董小宛醉心于山水之間,并不覺得白發雅士有可憎之處。在旖旎風光的襯托下,她也容易涌動柔情,而真心真意地給客人以嬌媚嬌笑。因此,她三番五次地受客人之邀,游太湖、登黃山、泛舟西湖,一去就是十天半月。
  結緣才子
  冒辟疆最早從方以智那里聽說秦淮佳麗之中有位才色雙絕的董小宛。吳應箕、侯方域也都向辟疆嘖嘖稱道小宛。而小宛時時在名流宴集間,聽人講說冒辟疆,知道復社中有這樣一位負氣節而又風流自喜的高名才子。
  這年秋天,二十九歲的冒辟疆來南京參加鄉試,特意前往造訪,不料董小宛卻已賭氣離開了秦淮河。后來鄉試發榜,冒辟疆又一如既往地名落孫山,他沒有失望。只是暗嘆自己生不逢時,收拾了行裝,便轉往蘇州閑游去也。在蘇州,冒辟疆一邊訪勝探幽,一邊打聽董小宛的下落,得知她已在半塘待客,便又興致勃勃地專程拜訪。偏不湊巧,董小宛已受人之邀游太湖去了。之后又接連去了好幾次,都無緣見到董小宛,直到準備離開蘇州的前夕,沒抱多大希望地來到半塘,卻終于得以與她相晤。
  這是一個深秋的寒夜,董小宛剛剛參加酒宴歸來,正微帶醉意斜倚在床頭。見來了客人,她想掙扎著起身,無奈酒力未散,坐起來都有些搖晃。冒辟疆見狀忙勸她不必多禮,讓傳婢在小宛床頭擺了個坐凳,便在她身邊坐了下來。冒辟疆自我介紹后,董小宛稱贊說:“早聞‘四公子’大名,心中傾佩已久!”臉上果然露出欣喜的神色。冒辟疆沒想到一個風塵女子竟然對他們這劻扶正義的行為大感興趣,不由得對她肅然起敬,細打量董小宛,素衣淡妝,眉清目爽,果然與一般歡場女子大相徑庭,此時雖醉意朦朧,嬌弱不堪,卻依然思路清晰,談吐不俗,縱談時局,頗有見地。憐惜伊人酒后神倦,冒辟疆坐了不到半個時辰就匆匆離去,就是這半個時辰的交談,已使他對董小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母逝定情
  崇禎十五年春,小宛從黃山歸來,母親去世,自己又受田弘遇搶奪佳麗的驚嚇,患了重病,閉門不出。辟疆到時小宛已奄奄一息。冒辟疆滿懷同情地將她寬慰一番,并且說了自己幾次尋訪都吃了閉們羹的經過,董小宛露出一絲歉意和欣慰。見她病體虛弱,冒辟疆幾次提出早早歸去,董小宛卻殷勤挽留,兩人直談到深夜才分手。
  翌日,冒辟疆忍不住又雇舟來到小宛家,兩人并沒有約定,小宛卻笑盈盈地站在門外相迎,一夜之間病竟好了大半,也似乎料定冒辟疆今天會來。小宛將冒辟疆迎進了屋,奉上茶,牽著他的手說:“此番公子前來,妾身的病竟然不藥而愈,看來與公子定有宿緣,萬望公子不棄!”她吩咐家人具辦酒菜,與辟疆在床前對飲。冒辟疆此行還需到南京參加鄉試后再回家鄉,他與董小宛約好,一等鄉試結束,就 馬上返回蘇州為她贖身,再相伴回到如皋。
  小宛母親去世后,與冒辟疆的戀愛嫁娶中,董小宛處處主動,煥發出向往自由、尋覓真情的個性光彩;而冒辟疆事事舉步躊躇,顯露出一個大家公子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格弱點。
  蘇州贖身
  冒辟疆帶著小宛回蘇州贖身,不料又遇上了麻煩,因董小宛在半塘名氣太大,不論出多少銀子,鴇母都不想放走這棵搖錢樹。就在他們一籌莫展之際,錢謙益偕同柳如是來游蘇州。柳如是是董小宛當初賣笑秦淮河時的好姐妹,錢謙益也曾與她有過頗深的交情,他如今雖然免官閑居,但在江南一帶名望甚高,經他出面調排,董小宛贖身之事迎刃而解。
  嫁入冒門
  小宛嫁入冒氏之門后,與冒家上下相處極其和諧。馬恭人(辟疆母)和蘇元芳(辟疆妻)特別喜歡小宛,而小宛也很恭敬順從。閑暇時,小宛與辟疆常坐在畫苑書房中,潑墨揮毫,賞花品茗,評論山水,鑒別金石。
  小宛初進冒家,見董其昌仿鐘繇筆意為辟疆書寫的《月賦》,非常喜愛,著意臨摹。接著到處找鐘繇的字帖。后來覺得鐘繇的字體稍稍偏瘦,又看到他的《戎輅表》將她推崇的關羽稱為賊將,便廢鐘帖而改學曹娥碑,每天幾千字,從不錯漏。
  小宛曾替辟疆給親戚朋友書寫小楷扇面,也為蘇元芳登記柴米油鹽的用項及銀錢出入。
  小宛畫的小叢寒樹,筆墨楚楚動人。15歲時作品《彩蝶圖》現收藏在無錫市博物館,上有她的題詞,到如皋后,她保持著對繪畫的特殊愛好,時時展玩新得長卷小軸或家中舊藏。后來逃難途中,仍把書畫藏品捆載起來,隨身帶走。
  小宛最令人心折的,是把瑣碎的日常生活過得浪漫美麗,饒有情致。小宛天性淡泊,不嗜好肥美甘甜的食物。用一小壺芥茶溫淘米飯,再佐以一兩碟水菜香豉,就是她的一餐。辟疆卻喜歡甜食、海味和臘制熏制的食品。小宛為他制作的美食鮮潔可口,花樣繁多。她不僅在中間加上適量的食鹽和酸梅調味,還采漬初放的有色有香的花蕊,將花汁滲融到香露中。這樣制出的花露入口噴鼻,世上少有。其中最鮮美的是秋海棠露。海棠本無香味,而小宛做的秋海棠露獨獨是露凝香發。酒后,用白瓷杯盛出幾十種花露,不要說用口品嘗,單那五色浮動,奇香四溢,就足以消渴解酲。
  戰亂流離
  寧靜和協的家庭生活剛剛過了一年,李自成攻占北京,清兵人關南下,清軍肆虐無忌,冒家險遭涂毒,家產丟得一干二凈。小宛隨夫一路南逃。
  戰亂過后,冒家輾轉回到劫后的家園,缺米少柴,日子變得十分艱難,多虧董
  小宛精打細算,才勉強維持著全家的生活。就在這節骨眼上,冒辟疆卻病倒了,下痢兼虐疾,把他折磨得不成人形。瘧疾發作寒熱交作,再加上下痢腹痛,冒辟疆幾乎沒有一刻能得安寧。為照顧他,董小宛把一張破草席攤在床榻邊作為自己的臥床,只要丈夫一有響動,馬上起身察看,惡寒發顫時,她把丈夫緊緊抱在懷里;發熱煩躁時,她又為他揭被擦澡;腹痛則為他揉摩;下痢就為他端盆解帶,從沒有厭倦神色。經過五個多月的折騰,冒辟疆的病情終于好轉,而董小宛已是骨瘦如柴,仿佛也曾大病了一場。
  日子剛剛安穩不久,冒辟疆又病了兩次:一次是胃病下血,水米不進,董小宛在酷暑中熬藥煎湯,緊伴枕邊伺候了六十個晝夜;第二次是背上生疽,疼痛難忍,不能仰臥,董小宛就夜夜抱著丈夫,讓他靠在自己身上安寢,自己則坐著睡了整整一百天。
  與世長辭
  艱難的生活中,飲食難飽,董小宛的身體本已虛弱,又加上接連三次照料丈夫的病痛,冒辟疆病愈后,她卻病倒了。由于體質已極度虧虛,冒家多方請來名醫診治,終難湊效。順治八年正月,在冒家做了九年賢妾良婦的董小宛終于閉上了疲憊的眼睛,在冒家的一片哀哭聲中,她走得是那樣安詳。
 
董小宛與董鄂妃
  清宮有四大疑案,第一個就是順治出家,據說順治出家是為了一個漢族女子——董小宛。而董小宛原又本是大名士冒辟疆的小妾,據說冒辟疆因順治從他手中奪走董小宛而悲痛欲絕,并寫下了一閡《金人捧露盤詞》,寄托悲思。
  但疑案畢竟是疑案,真實的情況卻與之頗有出入。
  清道光以后有人妄言小宛當年未死,被洪承疇計取,送入皇宮,以博帝歡,得順治寵愛,辟疆恐懼,謊稱小宛已死,其實董鄂妃即董小宛,全屬虛談。董小宛死時28歲,順治才14歲,小宛與辟疆崇尚氣節,誓死不肯降清。小宛厭惡宮廷的奢侈生活,何況滿漢不通婚,小宛無入宮邀寵之理。
  近世編撰的《辭?!分忻靼椎貙懙溃?ldquo;董小宛(1624—1651年),明末秦淮名妓,名白,后為冒襄(辟疆)妾。清兵南下時,輾轉于離亂之間達九年,后因勞累過度而死。辟疆曾著《影梅庵憶語》,追憶他們的生活。有人說她為清順治帝寵妃,系由附會董鄂妃而來。”連《辭?!范紴槎⊥鹫`附會為董鄂妃的事實出面辟謠,可見這個歷史傳說是怎樣的廣泛和久遠。
  至于傳說順治因董小宛之死看破紅塵到五臺山出家更是謬傳。順治所忠愛的是董鄂妃也非董鄂妃。董鄂妃武臣鄂碩之女。18歲入宮(而小宛19歲嫁辟疆)。董鄂妃生得美慧異常,且端靜溫柔,寵冠后宮。順治十三年8月冊為賢妃,12月進為貴妃。順治與她形影不離,賦詩作畫,研究佛法。順治十七年董鄂妃的兒子不滿百日夭折。她悲傷過度,不久也得病死去。順治帝追封她為端敬皇后,罷朝五日,治喪禮儀碑極隆重。
 
歷史評價
  黃虞稷曾寫詩悼念董小宛曰:“珊瑚枕薄透嫣紅,桂冷霜清夜色空。自是愁人多不寐,不關天末有哀鴻。半床明月殘書伴,一室昏燈霧闔緘。最是夜清凄絕處,薄寒吹動茜紅衫。”
  王士祿:“梅花亭子枕回波,滿酌黃滕細按歌。”
  吳梅村在《題董白小像絕句八首》中寫道:“念家山破定風波,郎按新詞妾唱歌,恨殺南朝阮司馬,累儂夫婿病愁多。亂梳云髻下高樓,盡室倉皇過渡頭,錮盒金釵渾拋卻,高家兵馬在揚州。”
  顏光柞贊曰:“辛勤孤燈下,三復行役詩。”
  陳允衡:“掃眉間閣筆,擊擊強裁詩。”
分享
騰訊微博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
篮球比分大师 贵州快3走势图 2020年大盘最低点 算局七星彩奖表排列五 快乐12奖金表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查询本期 幸运农场走势图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7位数怎么才算中奖 贵州快3开奖l结果 广西快三中奖规则